yth2206.com

小雨滴落了回忆

小雨滴落了回忆 江南的雨,总是来得不急不缓,似乎要将千百年来尘封的心事缓缓说尽。正值清明梅雨之际,连这清粹的雨,也平添了几分醉人的意。 窗外的雨滴滴答答,伴随着韵律,依旧潇洒。清明节,人们祭祀祖先的季节,对于我来说,与平常日子无二,不过是乐得清闲。 忽然,妈妈走到我的身后,低声说:“你爷爷走了……” 我面无表情,仍然抬头看窗外细雨如丝,来人近了,又远了,思绪也随着这销魂的雨飘向了远方…… 再回时,我还能是我吗? 回忆起年幼,纵然种种心酸,也都在历史的画卷里褪了颜色。早在很久以前,我们就被奶奶扫地出门,身无分文,一家人靠着爸爸的苦力钱勉强度日,生活不可谓不艰难。随着我渐渐长大,家里也有了一定的积蓄,这才脱离了苦海。但无人知晓我们的苦,这些年来,我与父母一同漂泊、流浪,连一个所谓的“家”都是奢侈。爷爷奶奶在我的心中,不过是个无人拥有的专属名词,在我的世界中,没有他们的身影,其分量等同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,叫我如何对他们生出浓厚的感情? 印象中,奶奶专权霸道,爷爷没有任何发言权,因为奶奶不喜爱这个孙女,爷爷连给我做一条花裤子都得偷偷摸摸,小心翼翼。那条花裤子是爷爷有生之年给我的唯一礼物,也算是他对爱的一种表达吧!因为有了这条花裤子,提起他,我的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——不知啥滋味。 我在外读书的这些年是多么优秀,同乡人应该告诉他了吧,他在九泉之下,是否会感到一丝欣慰?呵呵,这个一直不被重视的孙女也闯出了自己的小天地,似乎也是一种残缺的美好吧。可惜的是,他在临死前终于想起了我这个被人遗忘的孙女,想要见我最后一面,但永远见不着了,因为,他来不及看见他的孙女,就缓缓地闭上了双眼,永远睁不开了。 我不知他在我心中是怎样的一个存在,似乎很矛盾。如果他疼爱我,又为何会对我不管不问十余年呢?时间,改变了太多太多,拉长了人们之间的距离,也在一年年中消磨了我对他那仅剩的一点点血浓于水的亲情。如果他对我没有一丝挂牵,那么他为何在临死前想起我呢?或许是他对我心怀愧疚吧。 不论他们对我如何,我骨子里终究流着他们的血液,就凭这点,我们就不能两不相欠。更何况,人去,不复还,欠下的账来生再还吧。 这是我第一次叫你爷爷,似乎有点儿太迟了,不过没关系,这个陌生而久远的称呼,就让它永远埋在心底吧。爷爷,愿你安好! 雨,还在淅淅沥沥地下;回忆,依旧那么浅薄;窗前的人儿啊,已哭成泪人……

Copyright © 2016-2018 http://www.ukafta.com 游艇会娱乐城手机版版权所有